青岛新闻网 » 休闲 > 美景美图 > 正文

市南法院通报知产审判情况 火锅店傍名“海底捞”被判侵权

核心提示:   ��半岛网4月27日消息  今天上午,市南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知识产权案件司法保护报告(2013

  ��半岛网4月27日消息

  今天上午,市南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知识产权案件司法保护报告(2013-2017)》(白皮书)及2013-2017年度知识产权审判十大典型案例。发布会上,市南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刘北勇通报了市南法院近年来知识产权案件审判和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相关情况。知识产权审判庭庭长谢梅公布十大典型案例。

  发布会现场

  市南法院于1996年7月成立知识产权庭,是山东省最早设立专业审判庭审理知识产权案件的基层法院,也是最高法院首批确定的山东省有知识产权案件一审管辖权的两个基层法院之一。记者从现场了解到,市南法院近三年收、结案数量逐年递增,一方面反映出权利人的知识产权意识不断增强,对于知识产权这种无形资产的重要意义认识深化,另一方面也体现出市南法院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增强,取得了维权人的信任,为保护知识产权营造了良好的司法环境。

  2013-2017年,市南法院共受理知识产权案件361件,审结343件,其中民事案件收案356件,审结338件,刑事案件收案5件,全部审结完毕。民事案件中,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件数量最多,共233件,其中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占65%,类型主要包含:影视作品、摄影作品、文字作品、录音录像制品等;商标权权属、侵权纠纷次之,共52件;知识产权合同纠纷48件,其中特许经营合同纠纷12件;不正当竞争纠纷、侵犯商业秘密案件5件。在民事案件中,判决结案98件,裁定驳回起诉15件,以调解、撤诉结案225件,调撤率达66.56%,结案标的额达3500万余元。在审结的案件中,一审服判息诉案件109件,服判息诉率达92.37% 。对于一审上诉案件,市中院全部以调解或维持原判结案,五年来市南法院无一件知识产权案件被发回重审或改判。受理的5件刑事案件中,全部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案件,判决罪犯8人。需要提及的是,2016年至今,市南法院未受理涉知识产权的刑事案件,这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近年来在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方面已经取得明显成效。

  今年“世界知识产权日”的主题是“变革的动力:女性参与创新创造”。市南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作为承办知识产权案件的专门庭室,庭室干警有80%以上为女性。多年来,她们兢兢业业,勇于担当,为市南区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做出了突出贡献。今年3月8日,知识产权审判庭被授予“市南区三八红旗集体”荣誉称号。下一步,市南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将会继续奋力拼搏,充分发挥司法保护知识产权主导作用,继续推进知识产权审判“三合一”机制建设,完善知识产权多元化解机制,保障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的顺利实施,用新作为建功新时代,为科技创新和经济发展提供有力的司法服务和保障。

  通讯员李阳高振东文刘子琳

  附:2013年至2017年度知识产权案例选编

  案例一:原告四川海底捞餐饮股份有限公司诉被告青岛某餐饮有限公司、某火锅美食城侵犯商标权纠纷

  【案情】原告成立于1994年,在第42类餐馆等服务上享有“海底捞”商标专用权,成立多年以来通过广泛宣传,以周到、细致的服务和口味独特的菜品赢得了极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海底捞”商标先后被认定为“著名商标”和“驰名商标”。两被告未经许可,擅自在其开设饭店的牌匾、订餐卡等上使用“海底捞”商标,侵犯了原告“海底捞”商标专用权。

  【审判】原告系涉案“海底捞”文字注册商标专用权人,其合法权利应受法律保护。原告经营的火锅餐饮服务及“海底捞”商标在业内有一定声誉和知名度,“海底捞”商标为中国驰名商标。被告某火锅美食城从事餐饮、火锅经营活动,在其订餐卡、餐具、门头使用含有“海底捞”文字的标识,易使相关公众产生错误认识,将火锅美食城的餐饮服务与原告的餐饮服务相混淆,故火锅美食城使用的标识与原告“海底捞”注册商标属于近似商标,应当停止商标侵权并赔偿损失。关于原告所主张的赔偿数额,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知名度、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经营规模、原告为制止侵权所支持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万元。

  【点评】海底捞系我国餐饮行业的知名企业。本案系典型的商标侵权案件,两被告将“海底捞”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使用,并在其餐具、订餐卡等中突出使用“海底捞”字样属明显的“傍名牌”行为,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案例二:原告上海某商贸有限公司诉被告青岛某百货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

  【案情】原告诉称,原告经过相关著作权人授权取得了“哆啦A梦”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著作权,原告发现市场上由被告销售的带有“哆啦A梦”形象的台灯,上述产品上使用了原告所享有著作权的“哆啦A梦”人物的肖像,构成著作权侵权。被告在进货时没有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致使侵权产

  品在其经营场所内销售,给原告造成经济损失。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所享有的著作权的行为并赔偿损失4万元

  【审判】经法院审理,案件焦点问题是被告销售的“哆啦A梦”台灯、小夜灯是否为侵犯著作权的侵权产品。结合庭审举证,原告于2010年1月1日至2013年6月30日经相关授权可在中国大陆地域内行使涉案权利,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付诸诉讼,但不能否认相关权利人在上述期限之前授予过其他公司使用“哆啦A梦”卡通形象。涉案“哆啦A梦”台灯、小夜灯系中山市某电子厂于2008-2010年间生产,被告青岛某百货公司公司作为百货商场的经营者,能够证明上述灯具系由案外人青岛某贸易公司与其联营所售,业已提交初步证据证明相关权利人授权中山市某电子厂生产含“哆啦A梦”卡通形象的灯具及该厂授权青岛某贸易公司销售相关灯具,且所售灯具均有授权贴。庭审中,被告已提供初步证据证明其商品的合法来源,在原告未提交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法院认为被告作为商场经营者已尽到合理注意义务,最终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评析】本案被告虽不承担侵权的法律责任,但为大量商家敲响了警钟。商家在向消费者出售商品时,除应保证商品质量外,还应对商品的商标、外观等隐性权利进行合理审查。本案被告在经营过程中比较注重知识产权权利保护,庭审中向法院提交了相应的授权,否则判决结果可能截然相

  反。另一方面,本案也对权利人的维权行为进行了约束:部分权利人系以受让方式取得部分著作及商标权利,在维权过程中,应当考虑到涉嫌侵权的商品是否有其他合法授权,否则将面临败诉风险。

  案例三:原告某检测仪器(青岛)有限公司诉被告杨某、被告青岛某贸易有限公司侵犯商业秘密纠纷一案

  【案情】某检测仪器(青岛)有限公司是精密在线检测仪器、安全生产及环保检测仪器批发、进出口及维修、检测仪器技术应用研发为主的合资企业,在国内外拥有众多客户和良好业绩。杨某自2011年1月开始至2015年5月一直在原告处从事业务推广工作,从中获取了公司很多重要的客户信息、产品信息等商业秘密。为防止商业秘密泄漏,原告特别与杨某签订了竞业禁止协议。但为了获取公司利益,杨某早在入职后一年即2012年就已经与其妻共同出资设立青岛某贸易有限公司。

  【审判】原告销售、代理的产品本身即为商业主体向公众推介的标的,不存在秘密之说,故本院理解原告所主张的商业秘密主要是客户名单。原告提交的仪器购臵合同等可以证明其与若干企业存在购销关系,但仅凭购臵合同不能证明前述企业可以纳入法律意义上的客户名单范畴。此外,原告

  不能对本案关键,即被告是否利用原告处的信息“抢走”了本属于原告的客户并获利这一事实进行举证。因此,原告主张两被告侵犯商业秘密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故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点评】客户名单是由其产品的销售价格、产品销售底价及对销售人员的奖励、销售经营政策等与客户有关的资料的组合体。此类案件中,权利人应充分举证证明其主张的技术秘密或经营秘密不为公众所知悉、有经济价值、采取了保密措施。企业若想保有以商业秘密带来的竞争优势,就必须在企业经营过程中,加强管理,采取保密措施,在劳动合同中载明明确的保密条款,否则在员工跳槽时即产生被动。

  案例四:潘某某与青岛市帆船运动管理中心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

  【案情】潘某某系《帆船运动基础教程》一书作者之一,曾为青岛市帆船帆板(艇)运动协会的工作人员,2011年7月份被借调到青岛市帆船运动管理中心“群众体育与竞赛部”工作。2012年12月,潘某某参与编撰《帆船运动进校园基础课程教材》系列教材。作品完成后,该系列教材通过青岛出版社出版发行。该系列教材署名作者为青岛市“帆船进校园”活动系列教材编委会,潘某某为各分册教材副主编。后潘某某诉至法院,请求确认《帆船运动进校园基础课程教材》系列教材系其个人作品,并要求青岛市帆船运动管理中心停止侵权并支付侵权赔偿数额20万元。

  【审判】因潘某某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对涉案教材享有著作权,本院对其要求被被告停止侵权、支付赔偿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法院依法驳回潘某的诉讼请求。潘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一审判决。

  【评析】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帆船运动进校园基础课程教材》系列教材应为法人作品,且署名作者为青岛市“帆船进校园”活动系列教材编委会。若潘某某想要证明涉案作品为其个人作品,应提出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本

  案中,首先,对相关作品享有著作权并不能当然证明其对涉案教材也享有著作权;其次,潘某某在涉案教材编写过程中系青岛市帆船运动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承担了涉案教材的部分编写工作,涉案教材已将潘某某列为各分册的副主编之一,因此,潘某某有获取涉案教材底稿的可能性,在潘某某未提供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其仅提供涉案教材底稿并不能证明涉案教材系由其独立创作完成,并对涉案教材享有著作权。《帆船运动进校园》系列教材对于传承奥运,夯实青岛帆船运动群众基础起到积极推动作用。本案的审理,厘清该系列教材的版权疑云,有助于推进青岛青少年帆船运动发展、普及。

  案例五:原告力诺集团公司股份有限公司诉被告青岛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侵犯商标权纠纷

  【案情】力诺集团公司成立于1994年9月,2001年12月14日,经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核准,原告取得第1681982号“力诺”注册商标专用权,有效期至2021年12月13日,核准使用商品为第11类,后该商标变更注册人为力诺集团公司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认定“力诺LINUO及图”为驰名商标。2011年7月28日,青岛某贸易公司依法注册成立。被告公司称注册合法,未侵犯原告商标专用权、不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有权继续使用企业名称。

  【审判】原告力诺集团公司作为注册商标“力诺”(包括图、“力诺”及“LINUO”)的合法注册人,依法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在有效期限内应当受到法律保护。被告青岛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2011年7月28日依法核准注册设立,且依法通过名称预先核准,可合法正当使用应经批准的企业

  名称、字号。被告青岛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注册使用企业名称本身并无不当,该公司在经营活动中规范使用企业名称,不足以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被告公司合理使用企业名称并不构成与原告公司的不正当竞争。办案法官精心审理,向原告释明案件审理焦点,后原告申请撤回对被告的起诉。

  【点评】注册商标和企业名称均是依照相应的法律程序获得的标志权利,分属不同的标志序列,依照相应法律受到相应的保护。若商标与企业名称、行业类似,即产生企业名称权与商标权之间的冲突。本案中,企业名称注册虽于商标注册,但并未侵犯不与商标权人商品构成混淆,企业可在原

  经营范围内继续使用其企业名称,但是不得突出显示侵犯商标权人的权利。故商业主体应更加重视企业无形资产的管理,在企业成立之初即在更大的维度进行知识产权布局,提前检索相关企业名称及商标,注册合法商标甚至一系列防御性商标。提前布局,可以给企业带来竞争优势,亦能防止此

  类纠纷产生。

  案例六:原告青岛某家居用品有限公司诉被告上海某商贸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被告温州某餐具有限公司侵犯商标权纠纷

  【案情】2010年,经国家商标局核准,原告青岛某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受让取得第4687362号图形商标商标权,成为合法的商标权人,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21类,包括玻璃瓶(容器)、玻璃罐(坛)、玻璃容器等。被告上海某商贸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在“万象城”销售带有上述商标标识的

  玻璃器皿“白玉兰密封罐”,该产品由被告温州珍美公司监制。原告在发现该情况后,立即向青岛市市南区法院提起诉讼,认为两被告的行为涉嫌侵犯原告依法享有的商标权,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停止侵权,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使用第4687362号注册商标的产品,销毁已生产完成的带有该商标

  图形的产品及该产品生产模具,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20万元。

  【审判】原告系第468736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人,该商标在有效期内,原告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受法律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二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

  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本案中,被控侵权玻璃罐在瓶底使用了与原告第4687362号注册商标相同的图形,被告上海某商贸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的销售行为、被告温州某餐具有限公司的生产行为均因未尽合理审慎义务侵犯了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当停止生产、销售涉案产品并承担侵权赔偿责任。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本院认为,原告并无证据证明因两被告侵权所受到的损失,亦无证据表明两被告使用、销售侵权商品的时间、数量及侵权所得,依照有关法律规定,法院将依法予以酌定。考虑到涉案商标的知名度、两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手段、情节、被告上海某商贸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的经营规模、原告为制止侵权而花费的合理费用等因素,法院确定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数额为人民币2万元,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评析】本案中,原告通过受让享有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有权在有效期限内禁止他人擅自使用。温州某餐具公司生产的涉案玻璃罐在罐底处使用了原告的注册商标,该生产行为及上海某商贸公司青岛分公司的销售行为均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上海某商贸公司青岛分公司在销售过程中应当对所售商品使用的标识尽合理注意义务,否则将承担侵权赔偿责任。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商业主体应对所售商品中使用的商业标识进行合理审查,保证所售产品未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否则将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此外,被侵权人在维权过程中可以向法院主张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该部分开支法院可予支持,确保注册商标专用权得以有效保护。

  案例七:原告凌某与被告林某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案情】凌某拥有第8427926号“凌某”注册商标使用权。林某在其经营的淘宝网店铺,涉嫌销售侵犯原告第8427926号商标使用权的商品,原告委托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办理购买上述商品的证据保全公证。

  【审判】林某销售的产品包装盒上印有凌某商标及凌某师傅头像标识,与正品相比较,涉案商品包装盒上没有3D圆形立体防伪标识;包装盒上图案中间招牌处文字为“正牌车厘哥夫”,而正品包装盒图案中间招牌处文字为“凌某”的繁体字。故林某销售了未经原告允许使用第8427926号“凌某”商标的商品,可以认定被告侵犯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结合被告的过错程度、经营范围及规模、批零兼营的经营方式、侵权行为的性质及原告为调查、制止被告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综合考虑,法院酌情支持原告的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一审法院判决:一、林某立即停止侵犯凌某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即立即停止销售冒用第8427926号“凌某”商标的商品;二、林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凌某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6 000元。后林某提起上述,本案经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点评】随着网络技术的普及,网购成为一种新的消费习惯。但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网络服务的提供者亦应遵守法律,合法经商,对其所经营的商品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销售者应结合商品的各方面因素,如该商品的包装(是否是三无产品)、进价(是否明显偏低,对价值大的商品注意程度更高)、知名度(对知名度高的商品注意程度更高)综合判断,甄别假冒伪劣商品。广大销售商在进货过程中,若在购入商品存在商标争议或明知购入商品侵犯他人商标权时,切勿存在侥幸心理,冒险进货。否则,极易因商标侵权,面临被诉、赔偿风险。

  案例八:原告某图像技术有限公司诉被告某家居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

  【案情】原告某图像技术有限公司系某深圳主板上市企业下属企业。被告某家居有限公司在其新浪微博上未经原告授权使用原告拥有著作财产权的16张摄影作品,侵害原告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原告曾向被告发函,要求其停止侵权,赔偿损失,但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2017年12月20日,原告向我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删除并停止使用侵权作品,赔偿损失64000元,支付合理开支2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审判】经办案法官精心审理、耐心释法调解,双方当事人当庭达成调解协议。

  【点评】随着社会经济及互联网络的发展,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应用逐渐普及于人们的日常生活,成为了人际交往的重要手段。与此对应,以往的传统纸质载体著作权纠纷逐渐在减少,而发生于自媒体应用的著作权纠纷日渐增多。从审判实践来看,许多微博、微信等自媒体用户在使用图片、文章等作品的时候很少会注意到所使用作品的著作权属问题,另有一些存在侥幸心理,只是从互联网搜索到符合条件的图片或文章就直接使用,尤其是企业作为商业宣传使用,这种情况就很有可能侵犯著作权利人的合法权益,甚至会导致维权诉讼。因此,企业加强对员工的管理,应提高员工知识产权意识。本案在本院法官的精心审理与耐心释法下,各方当事人最终达成和解,圆满解决纠纷,系一起成功的调解案例。

  案例九:原告经济科学出版社诉被告青岛某专修学校侵害出版者权纠纷一案

  【案情】经济科学出版社与财政部会计司(甲方)签订图书出版合同,经济科学出版社享有在中国范围内以图书(数字出版物或音像制品)形式出版发行《财经法规与会计职业道德》中文本的专有使用权。经济科学出版社在市场调查中发现,被告在其培训机构内发行的全国会计专业技术资格考试辅导教材《财经法规与会计职业道德》系侵犯原告著作权的盗版图书。

  【审判】原告对涉案的《财经法规与会计职业道德》图书享有专有使用权,其合法权益受国家法律保护,他人未经许可,不得复制、发行原告享有专有使用权的图书。被告在从事培训活动中向学员提供了被控图书,不管其收取的报名费中是否包含该图书对价,均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以出售或者赠与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的发行行为。虽被控图书与原告正版图书内容基本一致,但在封面、纸张等处存在不同,被告亦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实其合法来源,足以认定为侵权图书。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对涉案图书享有的专有使用权,应承担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的责任。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由于原告未提供其因侵权所受损失及被告因侵权所获利润的证据,本院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类型和知名度、被告经营规模、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及原告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00元。

  【点评】销售者不能证明涉嫌侵权的复制品具有合法来源的,应当就其销售行为承担相应的民事侵权责任。现在各种各样的专业化培训机构越来越多,培训机构应当从合法正规途径购买正版书籍作为教材使用,如果贪图便宜,对其所使用、销售的教材不加注意,就有可能构成侵犯他人著作权的侵权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案例十:毕某某等六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一案

  【案情】毕某某在某宝网上注册网店,销售假冒百家好(上海)时装有限公司的“Basic House”、“Mind Bridge”品牌服装,并雇佣潘某某、毕某燕、毕某林、来某某、贾某某为其从事店铺经营、图标、剪标等工作。2012年5月至2013年5月期间,毕某某通过其开立的网店销售假冒“Basic house”、“Mind Bridge”品牌服装共计34万余元。后被查获,并缴获大量假冒“Basic house”、“Mind Bridge”品牌服装。公诉机关认为上述被告人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标,销售金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应当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审判】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依法审判作出判决:被告人毕某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其他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缓刑并处罚金。

  【评析】年轻人通过开设网店创业致富本是好事,但应当尊重他人知识产权,严守法律底线。以本案为例,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累计达到一定数额甚至构成刑事犯罪,公安机关为侦办案件,有权通过销售平台、支付平台随时调取相关销售记录。我国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销售金额在五万元以上属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销售金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属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因此,年轻人在创业途中须重视知识产权问题,不能知假售假,否则将承担法律责任甚至身陷囹圄。

  [编辑:王春雪]


转载请附带本文地址:http://www.qingdaoxinwenwang.com/picture_0428/18992.html


广告位招租

本地精选

网友关注

相关文章